<strike id="blhfb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<nobr id="blhfb"><ol id="blhfb"></ol></nobr>

                <ins id="blhfb"></ins>

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blhfb"><p id="blhfb"><b id="blhfb"></b></p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blhfb"><meter id="blhfb"><del id="blhfb"></del></meter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主页 > 养生保健 > 武汉民警一线抗疫日记:为他们平安,我们愿逆行而上

                  武汉民警一线抗疫日记:为他们平安,我们愿逆行而上

                  发表日期:2020-08-08 | 来源 :永盛养生网 | 点击数: 次 收听:
    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用不眠不休的日日夜夜,守护着这座城,守护着这座城里的人们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受命封城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3日,农历腊月廿九,多云

                    王禹 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局长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,受命封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武汉东新区8条通往市外的高速公路,需要在一小时内全部封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本以为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八条路口上的车,竟然在一小时内全部回到市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什么时候能正常通行?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不知道,他们也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当中,有急于回家的外地人,有拖家带口的旅游者,有家就在眼前,望见而无法通过的鄂州老乡,有的已经开到了收费站的入口……但面临封堵,他们没有一个扯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因为,不论他们,还是我们,心里只有一个想法——愿武汉,美好如初!

                    城在我在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4日 ,农历腊月三十,多云

                    涂运桥 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交通大队民警

                    除夕,我值夜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街上的车辆寥寥,与往年相比,冷清了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我的电话一直在响,来自天南海北——北京、上海、重庆、太原、西安、大理、四川、新疆等全国二十多个省、市诗词界同仁的平安问候,还有儿子军校领导的慰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寒冷的冬季,在疫情严峻的时刻,从我一个普通人身上,就能感受到,武汉不是孤岛,我们背后有14亿中国人!

                    夜半,我还不能睡,以防有突发意外事故。我在手机上和远方的朋友应和了一首卜算子:

                    电话接频频,但问平安否?纵使封城不计情,除夕仍坚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白发一丝丝,噩梦休回首。洒泪何如战地诗,看我三军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必洒泪,悲壮给予我们力量。我在城在,相信我们一定会胜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除夕,我站了十二个小时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4日 ,农历腊月三十,多云

                    谢万杰 武汉市公安局江汉区交通大队民警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是除夕,门诊部满满当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清晨7时不到,我就赶到了大队,与其他同事一起测体温,检查口罩、护目镜、测温仪等防护装备,一起做好准备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午9时,上岗时间到了,也是高峰时段,医院就诊的人特别多,我注意到了一家四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男人驾车载着妻子和岳父、岳母来到医诊门前。老两口怕孩子们被传染,非要他们在医院外面等,小两口不放心,站在车前目送着他们的背影,充满担忧,全然忘了自己的车占了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同志,医院门口发热病人出入多,前面靠边停下来,保存体力,爸爸妈妈还需要你们的照顾啊!”我看得出,他们很紧张。青年夫妻一经提醒,马上作了个抱歉的手势,将车开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同事们常说我是个“话痨”,平时只要发现违停车辆就会跟司机说个不停,抗击疫情的战场上,希望我这张“婆婆嘴”,能够缓解一点他们的焦虑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晚7时,路面上寒风习习,天空中雨点时大时小。我站在雨里,直到晚9点,车辆少了,站了12小时的我,才收队回办公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心里没有一点恐惧是假话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30日,农历正月初六,晴

                    赵勇(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大智街派出所民警)

                    帮助转运社区病人的是我们的任务,频繁地接触病人,心里没有一点恐惧那是假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公共交通中断,车辆有限,确诊病人随时需要我们的援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0点50分,所里还是灯火通明的,随时可能有警情进来,谁也不敢躺下闭一会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叮铃铃!”突然,电话声骤响,是街道打来的求助电话,3名辖区群众发病急需救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谁去?我们还没有回过神来,副所长已经套上了厚厚的防护服走了出去。他带着我们,将3名新冠肺炎病人送到市八医治疗。防护服里的时间似乎过得比外面要慢很多,费很大力气却像在做慢动作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安顿好病人,看着他们被推进隔离病区,悬着的心才放下。这时,我们的工作才完成了一半,回来后,我们给自己和车辆全面消杀,;ず米约,才能更好的;と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忙完后,天已经快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愿意逆行而上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7日,农历正月初三,多云

                    廖宗安,武汉市公安局汉阳区分局国博派出所副所长

                    年前,看到武汉各家医院发帖告急,大量短缺医疗护具求援捐赠,医护人员即将暴露在疫情风险中,很揪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正在这时,有朋友微信转发求助,征集志愿者,我和叶泉二话不说就参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一,深夜11点,雨夹雪,冷得让人打寒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在亚心医院集合后,赶到了一个医疗物流园,领取了捐赠的上百套防护服,分送到了极度需求的市五医院和社区医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医护工作者眼里流露出的意外和惊喜,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,他们道谢的表情,在我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。完成最后一批运送后,已是凌晨2点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二,下班后刚到家,群里再次通知,晚上又会到一批防护服。我和叶泉马不停蹄赶到接货点,领取了280余套防护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历时4个小时,从市六医院,到长丰街紫荆北社区、江汉唐家墩社区医院、杨汊湖武汉市中心医院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接到防护服的医生,非常感动,一次又一次道谢,停也停不住。而我分明看到,他们的眼里已充满血丝,明显睡眠不足,一身疲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希望他们今天也能一夜平安,为了他们,我们愿意逆行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找“当家的”,找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9日,农历正月初五,多云

                    沈胜文 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区分局百步亭派出所民警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早上9点钟,中百仓储超市的开门时间还没到,居民就给我打来电话说,有上百人在排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心想,得赶紧过去,人多事儿就不会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爹爹,您把口罩戴好,自己;ず米约!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婆婆,莫光顾讲话,戴好口罩!

                    琐碎的事情反反复复讲,婆婆嘴,讲多遍,好像还是差一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0点钟,超市终于开门了,上前帮着超市工作人员一起为顾客测量体温,秩序好,没拥挤,这才叫人就放了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相对前几天,今天真的算是平静的一个上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一,有个居民的拜年电话是举报电话:“这个时候社区还有人把麻将室开起,还不戴口罩,你管不管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还没来得及到社区居委会去拜个年咧,这通电话一接我实在坐不住,火急火燎地冲现场去了。见到我,几个麻将桌前的人居然还有点恋恋不舍,我真的想发火了,当场把麻将室的负责人找来,进行了劝诫,勒令关闭了麻将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过年的,谁不想和和气气,可疫情不容马虎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年初二,社区又有居民喊我:“有人放火了,老沈快去救火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原来,一名70岁的精神障碍患者发了病,两个女儿被隔离不便来看管,这个老人就把自己关在家里纵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来不及想什么,飞快地跑到这个事主屋里去扑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平时大家都叫我一声“沈当家”,这个特殊的时候,不找“当家的”,找谁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年三十,取消婚宴,回一线!

                    1月28日,农历正月初四,多云

                    刘矗 武汉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上午,玉萍和我视频连线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她刚刚在收费站卡点执勤了几个小时,说自己被动冻得手脚冰凉,我很想去给她捂一捂,但我在城市的另一端,这里疫情高危,我们马上要开始巡逻备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短短的几分钟,知道彼此平安,已经足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俩的爱情,萌生于湖北警官学院的校园内,都是恩施人,在同学眼中,非常般配。2018年毕业后,玉萍被分到了东西湖区分局走马岭派出所,我则成为了武汉特警的一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9日,我们终于领证了。按照老家恩施的习俗,新人过年要回老家“认亲”,宴请亲朋,我们的父母都已经筹备妥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但在春节前,我们突然接到紧急召回令,有点遗憾,但我们都觉得 “这场战斗,没有缺席的理由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就这样,我俩毅然放弃了回老家举办婚宴的计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大年三十,我们分别回到了自己的单位报到,留在武汉投入到与疫情的战斗之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对我们来说,防控住疫情,就是我们最好的新婚贺礼!

                  永盛养生网

                  养生专题
                  明星养生
                  北京飞艇公众号群